|
|
全部分類
三元整形網 > 項目大全 > 毛發移植 >
毛發移植

 毛發移植手術是將頭發、胡須、眉毛、睫毛以及私密毛進行移植的整形手術,屬于熱門整形手術之一;毛發移植手術和其它美容外科一樣,其中脫發移植是美容外科中最常見的整形手術,也是最熱門的一種整形手術。毛發移植手術手術可以通過植發改變遺傳學脫發,也可以治療眉毛、睫毛私密部位稀少等問題;將毛發通過毛發移植手術移植在需要移植的部位,讓它在新的環境存活然后自然生長,通過生長數量到達整形目的。毛發移植整形欄目詳細為你介紹毛發移植的價格、恢復時間、優點、缺點、適應人群、禁忌癥、術前準備、治療方法、術后護理、后遺癥等。

整形日記

北京雍禾韓巖發際線種植手術半年了,分享前后效果圖片~

北京雍禾韓巖發際線種植手術半年了,分享前后效果圖片~

時間:2018-12-27 醫生:韓巖 醫院:北京雍禾植發醫院

可以說自己是已經無力吐槽這個大額頭了!可以說是天生的鬢角缺失!可以說是完全的不敢扎丸子頭了!醫生給我畫出來了需要種植的地方,想象一下還是非常美好的! 種植完成后: 其實很...

杭州金銀磊頭發種植案例

杭州金銀磊頭發種植案例

時間:2018-12-04 醫生:金銀磊 醫院:杭州新生醫療美容門診部

回想到以前,有一件讓我非常苦惱的事情,那就是每次洗頭的時候,就會掉很多的頭發啊,看著真的好事心疼啊,后來還是去了醫院啊,選擇通過植發手術來改善啊~~~ 看看這照片吧,術...

成都恒博發際線種植恢復過程分享

成都恒博發際線種植恢復過程分享

時間:2018-09-10 醫生:余清平 醫院:成都恒博醫院整形美容中心

對于我這種大大的額頭,可以說已經無力吐槽什么了~我也打扮的漂亮一點!但是這個發型啊,真的是無力吐槽什么了~我幾乎每次出門都是厚厚的劉海了吧~所以,我想到了發際線種植! 我...

武漢天申胡麗醫生發際線種植真實案例,并附上前后對比圖片

武漢天申胡麗醫生發際線種植真實案例,并附上前后對比圖片

時間:2017-10-16 醫生:胡麗 醫院:武漢天申醫療美容門診部

我就是傳說中的大腦門,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輕易留出我的大大的額頭的,一直都留著厚厚的劉海~隨著年齡大了,額頭開始慢慢冒出痘痘了,怎么辦?我也是很絕望的好么~在網上了解到了...

發際線種植效果圖和經歷分享——南京明基整形醫院

發際線種植效果圖和經歷分享——南京明基整形醫院

時間:2017-09-02 醫生:蘆桂青 醫院:南京明基醫院醫療美容科

從小到大最大的煩勞就是發際線高,顯得腦門也特別大,很多時候朋友不經意的問我是不是在掉頭發,甚至有開玩笑說別禿頂了,都會深深的傷害我。 在三元網第三方咨詢平臺咨詢了解...

植發拯救了我的高發際線 效果很棒哦完美

植發拯救了我的高發際線 效果很棒哦完美

時間:2017-07-10 醫生:潘舒亞 醫院:上海仁愛醫院整形美容科

額,我不得不吐槽自己的這個大腦袋,發際線高的上天去了,別人都可以扎小丸子頭,可是我不好意思啊,我不太喜歡自己的高發際線,我的朋友還叫我的清朝來的,氣死我了。最后再...

做了發際線種植手術,感覺還不錯!

做了發際線種植手術,感覺還不錯!

時間:2017-07-10 醫生:計斌 醫院:廣州粵秀整形外科門診部

我的發際線很高很高,導致我整個額頭看起來就很大,一直喜歡留著厚厚的劉海,不想被人看見我的大臉,小時候還好,可是當長大了之后,就是因為我劉海太厚,導致我的額頭不能呼...

發際線調整案例分享 北京熙朵發際線+眉毛種植

發際線調整案例分享 北京熙朵發際線+眉毛種植

時間:2017-07-10 醫生:李會民 醫院:北京熙朵醫療美容門診部

手術了有一段時間了,現在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這次的變美經歷,說真的變化真的太大了,感受到了整形、毛發移植的神奇。 先上一張術前。 我做的是發際線種植和眉毛種植,本來之前...

發際線調整效果對比圖 杭州科發源龍都發際線種植

發際線調整效果對比圖 杭州科發源龍都發際線種植

時間:2017-06-05 醫生:楊聰智 醫院:杭州科發源龍都整形外科門診部

終于等到了這一天,要和跟隨我20年的大清額頭說拜拜了,還有點小小的不舍呢,哈哈。完全沒有!激動到不行,不過還是有點緊張...

種頭發有用嗎?種植頭發恢復過程真實案例——南京明基醫院

種頭發有用嗎?種植頭發恢復過程真實案例——南京明基醫院

時間:2017-06-02 醫生:蘆桂青 醫院:南京明基醫院醫療美容科

種頭發有用嗎?自己種植頭發已經2個多月了,效果越來越好,吧中直頭發案例和恢復過程分享給大家,真實案例哦! 先看一下頭發種植前后對比圖,是不是效果棒棒噠? 不知道是天生的還是小時候頭發扎得太緊,導致現在大腦門發際線特別高,在哦鞥有介紹下去的南京明...

廣州倍生發際線種植前后對比照片

廣州倍生發際線種植前后對比照片

時間:2017-05-20 醫生:廖駿 醫院:廣州倍生醫療美容門診部

之前去過很多醫院面診,相比下來倍生的環境是最好的,從大廳到手術室都是干凈整潔的,給人的感覺很舒適。 整個手術的過程基本不同,打了麻藥后,聽著手術室的歌就睡著了。 這是術前的情況。 術前醫師給設計的發際線調整情況,因為發際線之前也不算抬高,所以...

廣州倍生女性發際線調整案例

廣州倍生女性發際線調整案例

時間:2017-05-20 醫生:曾浩 醫院:廣州倍生醫療美容門診部

這次真的是鼓足的勇氣了,誓要做了這手術。因為發際線實在是太高了,都快到腦門了,說多了都是累啊,平時都只有用劉海遮住,很少向后梳出門。這次一共種植了2900根頭發。 這是術前的情況,滿屏都是額頭。 這是為了取材刮得區域,成禿頭了。 這是剛剛手術完的...

眉毛種植效果和整形圖片分享

眉毛種植效果和整形圖片分享

時間:2017-04-21 醫生:李建新 醫院:北京雍禾植發醫院

為了不畫眉毛,去醫院做了眉毛種植手術,這真是給自己節省了很多的化妝時間呀。下面把眉毛種植效果和整形圖片分享給有需求的朋友。 面診后醫生確定了眉形,眉毛種植單位面積和數量這些,就進行敷料麻醉,沒有痛苦。 為了取毛囊,剃了后腦勺的一部分頭發,有...

眉毛種植價格4800元,植眉效果和成長過程分享

眉毛種植價格4800元,植眉效果和成長過程分享

時間:2017-04-21 醫生:李建新 醫院:北京雍禾植發醫院

眉毛一直都很淡,站遠一點看眉毛和膚色融為一體,就像無眉一樣。每次出門總是需要花費很多時間畫眉,偏偏自己畫眉技術不好,只會簡單的一字眉而且兩邊很容易不對稱。一開始知道紋眉,但是覺得效果不自然,而且對皮膚有傷害。現在知道眉毛可以像頭發一樣種植...

北京無痕植發價格23800元,植發過程多圖對比分享

北京無痕植發價格23800元,植發過程多圖對比分享

時間:2017-04-21 醫生:韓巖 醫院:北京雍禾植發醫院

本是小帥哥一枚,年齡也就20多,由于脫發掉發走在了早衰這條路上,期間心酸無以言表。后來做了植發手術,終于還了我一頭洋溢著青春氣息的茂密頭發,植發前后對比圖如下: 植發前,頭頂頭發變得稀疏,額頭前開始呈現M型,整個人氣質老了很多,顏值也被毀了,...

在雍禾植發醫院做微創無痕植發經歷分享,植發效果很好

在雍禾植發醫院做微創無痕植發經歷分享,植發效果很好

時間:2017-04-21 醫生:韓巖 醫院:北京雍禾植發醫院

本寶寶鵝蛋臉、桃花眼、秀氣挺直的鼻子、微笑唇、臉部線條柔和飽滿、皮膚白皙充滿膠原蛋白,唯一的缺點是發際線太高,27年以來重來不敢梳大背頭,劉海如影隨形的陪了我27年。 寶寶的頭發很多,發質也很好,曾經以為少發脫發的人才適合種植頭發。直到朋友說我...

種植胡須手術前后過程以及對比照片分享

種植胡須手術前后過程以及對比照片分享

時間:2017-04-21 醫生:計斌 醫院:廣州粵秀整形外科門診部

我個人比較傾向于那種型男,而我呢,與型男就差一個胡須的距離,所以,我想到了去手術,做一個胡須種植!在醫院醫生的選擇上我可以說是一點都沒有馬虎,找到了廣州粵秀的計斌醫生,他在毛發種植上面還是特別擅長的,不是我在吹捧哪個醫生,這些資料在網上都能...

種植眉毛后二年圖片

種植眉毛后二年圖片

時間:2017-04-15 醫生:李會民 醫院:北京熙朵醫療美容門診部

我已經做眉毛種植兩年了,現在效果很好,很滿意。術前留念: 記得一開始本文我打算去做半永久紋眉的,效果大概能維持5年左右,不過聽一個朋友說可以做眉毛種植,沒有意外,刻意的破壞可以永久保持。所以我就選擇了眉毛種植。 眉毛種植需要比較久的恢復過程,...

胡須種植后長出來的胡子非常滿意

胡須種植后長出來的胡子非常滿意

時間:2017-03-31 醫生:劉杰偉 醫院:廣州曙光醫學美容醫院

看著宿舍的哥們兒每次胡子長出來我就好羨慕,因為我一直不怎么長胡子,雖然這樣我是不用天天刮胡子,但是顯得娘不拉幾的,一點陽剛氣質都沒有,本來一位多刮一刮就行的,但是還是不行啊,后來在網上看到居然有胡須種植手術,了解了一下就趕緊做了。 手術前的...

超級淡的眉毛做完眉毛種植之后濃密多了

超級淡的眉毛做完眉毛種植之后濃密多了

時間:2017-03-31 醫生:劉杰偉 醫院:廣州曙光醫學美容醫院

眉毛超級淡,每次都要畫,我還是手殘黨,經常畫成高低眉,想過紋眉,但是紋眉一兩年也就沒了,特別想要讓眉毛變得濃密一些,有親戚做過植發,他跟我說眉毛也可以種植,以前我都沒聽過的,是親戚帶我去廣州曙光的,找的給他做植發的劉杰偉醫生。 種植之前的眉...

免费韩国论理电影最新-日本欧美直接看片的网址-2020年论理片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